谢家楼阁

懒癌重症患者

【烛婶】甜点店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烛婶cp向但是婶婶出场巨少
一般来说这种店应该不会养猫的,养猫也是不会放在和食物同一层的,这是个bug没错我的锅我的锅,但是突然冒出来的脑洞就不要在意这点小事了嘛啊哈哈哈


街角新开了家店。
一家从店面到店内都装修的分外精致用心只有名字简单粗暴到令人发指的甜点店。
甜点。
对,这家店的名字就叫甜点。
可以说大部分人第一次踏进店门的原因无非是这个简单直白到可笑的名字。而第二次第三次光顾这家店,直到成为常客,原因多半是在店里摆放着的精致美味点心,或者店主本人。
店主是个相当有魅力的成熟男子,常年穿着一身西装,一只眼睛上还扣着个眼罩。不少人曾悄悄猜测男子曾是黑帮中人,还旁敲侧击的试探过一二,却总被老板温和的话语轻飘飘地带偏话题。
久而久之,即使老板的来历过去仍然是个谜题,客人们也不大乱猜了。
成熟帅气的男子加上些恰到好处的小秘密,自然会更加受女性的欢迎。甜点店里的女性一日比一日多起来,大都打着买东西的名义向老板暗暗送些秋天的菠菜。
老板向招待其他顾客一样招待着这些别有目的的女人,态度温和周到确透着股疏离。
看出他的疏远,有一部分的人就悄悄退缩了,但还有些不信邪的,趁着老板往橱柜里放糕点的功夫,就想往老板身边凑,意图多套套近乎。
然后她就被一个毛茸茸的身影拦住了,一只猫凶巴巴地拦在她和老板之间,弓起脊背,一副气炸了毛的模样冲她咧着嘴里的尖牙。
那是老板养的三花猫。那只被老板养的油光水滑的肥猫,一向都是不爱搭理来店里的客人,总喜欢窝在店里阳光最充足也最舒适的位子上,即便是店里客人多到坐不下的地步,老板也总是让客人先等等,从不去把猫从座位上赶下来。客人总说老板宠猫宠上了天,老板也只是笑笑,回他们一句“是吗,我不觉得啊”就轻松自然地将客人的注意力转到其他方面去了。
那猫总是懒洋洋的,即使是有人过来打扰它睡眠,只要不是想要不自量力地坐到它的位置上来,最多也就是甩甩尾巴,把人们伸过来的手挥开,像这样子明明白白摆出一副戒备的样子还是第一次。
老板觉察到动静转过身来,看见了站在发飙的猫前面不知所措的女子,倒是分外温和地笑了,他伸手把还弓着身子示威的猫抱到怀里安抚,“抱歉让客人受惊了,”他这样说着,空出一只手来点点自己身边的橱窗,“有什么中意的吗?您挑一份就权当做我的赔礼吧。”
那猫躺在老板怀里被摸的舒服,眯着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一点都看不出之前示威的凶狠模样。
女人也不好意思提自己靠近老板的理由,只讪讪的地说了些“没关系”之类的的话,又买了些蛋糕就离开了。
之后人们就发现,那猫对每一位抱着搭讪心思靠近老板的女性都是一视同仁的威吓。老板也总是带着歉意看着被吓到的顾客,却从没有一次说过那只冲着客人呲牙咧嘴的猫咪。
有好事者发现了点端倪,开始向老板打听他是否已经有了恋慕的对象。
老板先是略微吃惊了下,倒也是相当爽快地承认了,说起那人时脸上还像个刚刚陷入热恋的年轻小伙一般露出个带点微妙自豪与羞涩的笑意。
这消息传开的第二天,去老板店里的女性瞬时就少了,当然大部分在接近老板的过程中慢慢被那些美味蛋糕圈粉,做了店内的常客。也有些抱着想要一睹老板恋人真容的心情一日比一日来的勤。
直到一日,老板突然在往日的营业时间内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了门前。
人们透过透明的窗子像店里望去,一眼便看见在店内阳光最充足的地方,那把舒适的沙发上,老板抱着个穿着长裙的女子坐着,那女子把脸埋在老板胸前,几个行李箱凌乱的摆在店内。
那只喜欢占着沙发的肥猫安分亲昵地蹭蹭女子的脚,自觉地靠在她脚边缩成一团睡了。
老板看到扒着窗子向里张望的客人们,向他们束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冲着窗外比着口型。
“今日本店歇业啊。”

—————————————
婶:啊其实我觉得店名叫世上只有妈妈好也没有问题啊。
烛:。。。。。。

悄咪咪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啊嘿嘿嘿
一大早起来放着毛概作业不动来弄这个hhhhh光是看着心情就超级好

当刀男们喝醉了

给 @顾里卿  @繁星娘和玖玖君 @聽秋  点的段子

希望你们能够喜欢QAQ

但是总感觉没有之前犯病写的好玩了

14.歌仙兼定

仓鼠一样开始收集东西

只要是被他认定风雅的

统统带走

看着主位上的婶婶

二话不说抱起就走

带着一堆东西外加一个婶婶回到自己房间之后

幸福地倒在上面睡着了

 

——《没有被压到但是被各种各样的和歌集埋了的婶婶: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意见那就一起睡着吧》

 

 

 

 

15.平野藤四郎

似乎比平时更加粘人了

少见的几乎是拽着婶婶不撒手

撒娇一般的要求晚上一起睡

并再三表示自己一定乖乖的

在跟着婶婶去房间的路上

遇到了粟田口短刀大军

当晚婶婶睡在粟田口部屋

 

——《大海啊都是水,粟田口啊,都是腿。》

 

 

 

 

 

16.蜻蛉切

大概是本丸第一老实人了

喝醉了也老实的不得了

问什么答什么

比如鹤丸和太鼓钟又在畑当番搞事情

比如鲶尾做完马当番没有洗手就想上桌吃饭

比如上次限锻和上上次限锻使绊子的不止长谷部一个

大家都有份

 

——《婶婶拍着切叔有力的臂膀对本丸诸位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我说我怎么会非成这样合着你们在搞事情啊》

 

 

庆生

给 @草食癸 小可爱的点文

国庆时候由于各种各样的理由没有码完,拖了那么久不好意思

仍然ooc,小学生文笔见谅


少女被拦在自家本丸门口有一会了。

她叉着腰同面前死死扒住本丸大门的蓝发少年对峙着,双眼中逼问的意味甚重。

从开门的那一刻就扒住大门不肯放自家审神者进门的太鼓钟贞宗在她的目光中小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半天就是说不出将她拦在门外的理由。

向来自恃稳重的少女此时也被他奇怪的态度激起了几分好奇。她踮起脚来,试图从太鼓钟贞宗头顶的门缝里窥探,太鼓钟贞宗一见她张望的动作,急慌慌地从门后窜出来,一边飞快地带上门,一边伸出手来一把拉过少女的手。

“今天的万屋是不是有什么活动??去逛逛吧去逛逛!”

“诶?什么活动?没听说啊”

“啊啊啊总之先去看看吧!”

猝不及防之下被太鼓钟贞宗拖着走的少女满腹的疑惑得不到解释,只能看着紧闭的本丸大门长叹了一口气后跟上了太鼓钟贞宗的步伐。

 

 

真是难得的兴趣高涨。

少女看着拉着自己往万屋的饰品店走的太鼓钟贞宗,快走几步与他一道进入饰品店。太可疑了,真的太可疑了啊,小贞。少女靠在饰品店的墙上看着认真挑选饰品的太鼓钟,心下暗暗揣测他到底隐瞒了些什么,正出神的时候,头上微微一凉,抬头就看见太鼓钟正拿着两个发卡在她头上比划。见她抬头,太鼓钟红着脸把手里的发卡往她面前一递,“主人喜欢哪一个?”他这样说着,眼里亮晶晶的透着些期待。

少女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倒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伸手拿过其中一个发卡夹在头上,发夹上漂亮的坠子装饰在灯光下微微一闪,“谢谢你啊,小贞。”

听到她的道谢,太鼓钟贞宗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脸上红晕更胜,嘿嘿傻笑了两声就又拉起她的手向外跑去。

“等等,小贞!我们还没付账……”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拉出了店门,短刀带她向外跑去,没一会就把那家店面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没事没事,今天万屋有活动啦。”太鼓钟拉着少女跑着,一边还要回头同她说话,临近中午时的阳光从他们头顶照下来,给眼前少年开朗灿烂的笑容镀上一层光芒。

就像天使一样。

 

 

一时被眼前的美色所迷,少女晕乎乎地被太鼓钟贞宗拉着在万屋逛起来。

等到她头脑真正清醒过来时,少女发现自己已经捧着一大堆东西坐在一家甜点店内了。

少女干脆放下那一堆东西,托腮看着太鼓钟抱着蛋糕吃的开心,觉察到她的视线,太鼓钟戳了一块蛋糕递到她眼前,看她毫不犹豫张嘴咬下蛋糕后笑着问她,“主人今天高兴吗?”

少女嘴里嚼着那一大块蛋糕,有些口齿不清地回他,“小贞今天把我关在门口了,”说到这她故意语气一顿,看着他的表情紧张起来之后,话锋一转,“除了这个之外都很开心。”

片刻前还神情不安的太鼓钟,在听完她的话之后显然松了一口气,他又挖了一块蛋糕递到少女面前。两个人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完了面前的甜点。

吃完甜点后,太鼓钟站起来,一只手拎起放在一边的大堆饰品衣物,另一只手向着少女伸来,“那我们现在回本丸吧,主人。”

 

 

少女推开了本丸的大门。

这一次没有谁扒住门不让她进来了,站在门边的鹤拉开了手里的礼花,纷纷扬扬的彩色纸片在她眼前炸开后又落下。

“生日快乐!”

本来跟在她身后的太鼓钟趁着她注意力被门口的刀剑们吸引住时悄悄溜开,再回来时和烛台切一起,两人推着一个巨大的蛋糕出来,唱着调子奇怪的生日歌。

少女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由于太过兴奋而喊出声来。

似乎是想不到该说些什么,少女狠狠地擦了一把眼睛,抹掉来源于喜悦的泪水,冲他们露出个无比灿烂幸福的微笑。

 

 

 

婶婶:不对啊他们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表彰一下几乎一天都跟在婶婶身后付账的长谷部。

 

占tag致歉
突然200fo
感觉大家好像很喜欢我那个醉酒的脑洞_(:з」∠)_
那么点文(不是)我们点段子吧,如果你们不嫌弃我我文笔差脑洞大人还懒这件事的话
评论里面的前七把刀刀
我去想想争取国庆放假期间码出来
当然如果带梗的话就码小短片。
小可爱们感受到一个懒癌对你们的爱了吗✺◟(∗❛ัᴗ❛ั∗)◞✺
如果一直没有人评论的话就很尴尬了😂😂😂有点害怕

当刀男们喝醉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敏感词了???我做了什么???

没发车啊

以上就是我当刀男们喝醉了那个脑洞目前码出来的全部
前篇戳头像吧,我不会弄链接_(:з」∠)_

至于其他的,大概随缘吧,望天



当刀男们喝醉了

之前的名字是关于醉酒

搞了波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之前被被的七夕贺文的衍生脑洞

大概就是本丸诸位喝醉以后的样子,ooc属于我

我想写一个系列啊,这个写下去一定很好玩(眼神飘忽)

顺带一提爷爷那个是中之人的梗哈哈哈哈哈哈

 

 

 

1.岩融

凭着一腔热血在本丸大闹了一场

和同样喝醉的审神者

带着限锻从不出货的怨念

掀了锻刀室的屋顶

据说差点把刀匠撂倒炉子里去

事后被各位兄长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其中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粟田口兄长

训得最凶。

 

——《不是我真的不想笑的可是岩融这么大只的正坐在今剑面前挨训的场景实在太搞笑了你们倒是回头看一眼啊》《阿鲁金你昨天晚上吓到弟弟们了你知道吗》《第二天开限锻的时候刀匠哆哆嗦嗦地递上了某把小短裤》

 

 

 

 

2.一期一振

喝醉了以后看了婶婶老半天

认出婶婶之后突然开始痛哭

并开始了不间断循环式碎碎念

念叨主旨无非是还留在地下城的某位弟弟

婶婶一脸菜色的捂住了自己的肝

决定给本丸多定制几台挖掘机

 

——《博多:刚准备说婶婶又乱花钱,在看到婶婶身后哭的梨花带雨的大哥之后保持着三观崩坏的的表情批了钱。》《据说那天一期碎碎念了一个晚上,并由于粟田口人数过多似乎还差点说出几个还没实装的弟弟的名字,被狐之助强制静音》

 

 

 

 

3.压切长谷部

把婶婶当成了其他刀剑

吹了一个下午自己的阿鲁金

并由衷为自己当初限锻时使绊子把巴形按回炉子里的行为感到自豪

全然没有注意到面前婶婶黑掉的脸色

夸婶婶夸到自己樱吹雪

 

——《一觉醒来阿鲁金突然不理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小伙子操作很骚嘛,自己回去反省到底干了什么》

 

 

 

 

4.三日月宗近

喝醉了之后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说话

开始哈哈哈

不管和他说什么

就只是哈哈哈

意外的居然可以聊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小狐丸

今晚第不知道多少回强调自己个头不小

嗯嗯嗯

好好好

不小不小

敷衍回答的婶婶被他一把握住手腕带进怀里

到底是哪里大呢

主人你要不要体验一下啊

说完秒睡

 

——《能不能别撩完就睡》《重死了给爸爸下去》《算了扒不下来今天露天睡吧》

 

 

 

 

6.蜂须贺虎彻

超级认真的向婶婶科普真品的好

顺便吹了一波自家弟弟

怼了一波自家哥哥

但是还是会带点傲娇意味的表示那个赝品其实还是蛮厉害的

 

——《喝醉了意外坦率呢,二姐。举着相机的婶婶这样想着》《明天把录像放给长曾祢和浦岛看看吧》

 

 

 

 

7.陆奥守吉行

想要玩枪

用那种超级渴望的眼神看着婶婶

拿来了铳兵的婶婶想起来他不能装这个刀装

拧不过他最后拿来了之前买的玩具手枪

玩的很开心的样子

 

——《我要举报政府的宣传片误导观众,可拉倒吧吉行战场上根本玩不了枪》 《政府你这样我们婶婶很难做人的》

 

 

 

小可爱们评论一下好吗_(:з」∠)_
就是哈哈哈我也好啊_(:з」∠)_

【被婶】算是七夕贺文?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
没错我就是想发个糖,但是这个糖甜不甜要你们自己想。
被被他是世界的宝藏!!!

我记得有些人醉酒以后酒品很好,就是乖乖的,然后有点黏人,逗逗他还会傻乎乎冲人笑的那种。
蛮早的脑洞了,一直没有码出来,今天打开lofter看见一大堆太太产粮,吃的很开心就想来回报一下社会,不过我写的不怎么样希望有小天使吃的开心QAQ
和被被过七夕去了,哼我才不是单身狗!



审神者准备和山姥切国広告白了。
虽然他们两个双向暗恋本丸里只要不是个瞎的都看得出来,但两个当事人死活就是不开口,其他人也想不到什么方法撮合这两个。
这下好了,一直以来都没胆子开口告白的审神者这回终于准备说出口了。
刀剑们纷纷给她出谋划策,次郎太刀还友情赞助了一壶酒。
那个说别说话直接上的,堀川is watching you。
审神者最终决定在晚宴的时候告白,她把次郎太刀的酒交给烛台切,表示自己晚上可能需要酒来壮壮胆。
毕竟,酒壮怂人胆嘛。


烛台切拍着胸脯告诉审神者自己会将一切安排妥当,于是审神者安安心心地回自己房间思考到底该怎么告白了。
晚宴的时候,审神者环顾饭厅,收到刀剑们鼓励打气的目光若干,然后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欸,等等,次郎的酒,怎么一点酒味都没有???
审神者一脸懵逼的放下酒杯,把眼睛往烛台切方向看去,收到了麻麻欣慰中暗含鼓励(不是)的目光。
大概是烛台切拿错了?这样想着的审神者硬着头皮起身,径直走到山姥切面前,鼓足了勇气在全体刀剑男士的面前大喝出声,“被被!!!!我们在一起吧!!!!”
然而面前把自己裹在被单里的山姥切并没有什么反应。
???什么情况???
审神者小心地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山姥切,没反应。
忐忑的不行的审神者选择了一把掀开被被的被被。
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个神色迷离,脸颊绯红还冒着酒气的山姥切。审神者看着山姥切茫然的眼睛,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被被?这是几?”
山姥切盯着眼前晃来晃去的白皙手掌,伸出手一把握住,然后冲着手的主人露出一个相当纯真无邪的微笑。
站在他面前的审神者直面了他的微笑。麻麻我看到了天使!!!!审神者的内心疯狂嘶吼着,无数带着巨大感叹号的弹幕从她心里飘过。审神者身体晃了晃,勉强站稳了。谁知山姥切还嫌不够刺激似地凑到审神者面前,拽着审神者的手把她拉倒自己怀里,像是一只爱撒娇的大猫一样把审神者整个圈住,然后埋首在她肩窝处心满意足地蹭了蹭。
审神者:战线崩毁。


山姥切被山伏和堀川连哄带骗地带去洗漱了,审神者才从那种恍恍惚惚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偷偷把桌上饮品调换的鹤丸被审神者安排了一个月的手合。
心力憔悴的审神者回到自己房间好好的洗漱了一番,趴在自己的书案上无精打采地叹气。
这时她的房门被敲响了。
审神者开了门,门外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穿着浴衣但是还没有醒酒的山姥切,和一旁无奈地笑着的堀川。
“兄弟他闹着要来找您。”堀川这样说着,一边扶着站不太稳的山姥切。
审神者一脸懵逼地扶过山姥切,一边发出疑问,“一般人不是洗完澡就该醒酒了吗??”
“啊,这个,大概是酒的问题吧。”
虽然堀川的回答并不能完全解释审神者的疑问,但她还是接过山姥切扶着他坐到一边。
“乖乖呆在这里别动哦,我去拿吹风机给你吹头发。”审神者这样说着,按住了迷迷糊糊想要爬起来的山姥切。
醉酒后的山姥切分外的乖巧可爱,冲着审神者再度展开一个灿烂的微笑。审神者捂着脸“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啊,好可爱,他真的,好可爱。天使吗?
这样想着的审神者,脚步飘忽地去拿来了吹风机,回来给山姥切吹头发。
吹风机吹出的风暖暖的,审神者用手梳理着山姥切软软的金色发丝,她长直的黑发垂下来,被风吹到山姥切眼前。他伸手捞过那缕发丝,放到鼻端嗅嗅,然后一板一眼地告诉审神者,“香的。”
审神者把他乱动的脑袋扳回去,像是安抚一个淘气的孩子,“被被乖,吹完头发就回房间睡觉好不好?”
山姥切赌气似的挣开她的手,反身抱住她,把脸埋进她脖颈处,声音闷闷的:“我要在这里睡。”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紧了紧自己搂着审神者腰的手,表明了自己在审神者房间过夜的坚定立场。
审神者被他这样一下弄得哭笑不得,她拍拍眼前金色的脑袋,顺着他的头发顺了两下,算是默许了。
审神者安抚完他,又在自己的被褥边又铺了一床,哄着山姥切躺下,看他脑袋沾上枕头之后很快便沉入了黑甜的梦乡。
他真好啊。躺进自己被子里的审神者这样想着,盯着他的睡脸。告不告白,成不成功都没有关系呀,我那么喜欢他。
喜欢就够了呀。
审神者往山姥切那边挪挪,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山姥切国広睁眼就看见了边上睡得正香的审神者。
他努力地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发现记忆一片空白。
看着审神者安静睡脸的山姥切,不幸地想到了之前笑面青江和他说过的某些事情,他脸色一白,身体有些僵硬。他悄悄地把自己的手伸向审神者的被子。总,总之先确认一下。他这样想着,就看见审神者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她看着面前保持着伸手姿势的山姥切,半坐起来冲他软软的一笑,“被被你醒啦。”
由于审神者穿的睡衣是在太过宽松,她坐起来时,被子带着她一边的衣服往下掉,圆润的肩头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里。
山姥切看着她裸露的肩头,顶着通红的脸朝着审神者土下座,“我会负责的!!!”
“啊??”
“总,总之我会负责的!!!”
“不是,被被,你要负什么责???”
“不想让仿品负责吗。。。”
“我不是!!我没有!!!”
从结局来说,还是好的嘛。
让我们恭喜这位怂唧唧的婶婶。

我踏马,整个人都要炸了。
我被是仿品不是赝品好吗?!!!!
刷微博看到的,据说是爱奇艺的版本。
图片来源见水印
气到说不出话来,总之爱奇艺先上个天。

【刀剑乱舞】白泽 二

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节奏超慢QAQ

本章婶婶上线w





狐之助让小夜留守在本丸,方便打开本丸与和战场之间的通道,在说明了通道开启的方法与注意事项之后,它就引着山姥切往合战场去了。

初次战斗的战场在维新的函馆,才刚得到人类身体的山姥切显然不能很好地适应现在的状况,在面对两振敌短刀时显得分外的力不从心。他勉强架住面前短刀的攻击,却被另一振短刀狠狠划过,山姥切国広,重伤。

狐之助慌忙咬着山姥切的裤腿往一边拽,带着他勉强躲过敌短刀的又一波攻击,一边谎忙通知仍在本丸的小夜赶紧打开通道。慌忙之中,狐之助也好,山姥切也好,都没有发现从不知何处飘起的一丝不祥的黑气悄悄地附着在山姥切的伤口上,缓慢地渗透进去。

小夜配合着狐之助将山姥切送到手入室并利用饕餮留下来的灵符为山姥切手入,初战便招此重创,山姥切的信心显然有些受创,他这时反倒是有点庆幸目前审神者不在本丸,没有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

用了加速符后山姥切身上的伤很快就好了,在狐之助的建议之下他们先去做了一些刀装作为作战时的保障。

在几人的摸索之下,本丸正式开始运作。

在接下来的两天内,他们又接连锻出,挖出了不少同伴,逐渐喧闹起来的本丸开始有了活力。

 

 

审神者来到本丸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应门的是山姥切,他刚一打开门,低头便直直撞进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一种“被看透”的古怪感觉,那种感觉消失的极快,快到他都没来得及细究这感觉到底来自于何处。

山姥切定了定神,把目光投向那双眼睛的主人。

面容精致的女孩子坐在饕餮的怀里,微微仰着头看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她整个人似乎都在阳光下闪着微微的光芒,显得格外的柔软和温暖。

饕餮把女孩递向山姥切的时候他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饕餮想做什么。似乎是不耐烦他呆愣的样子,饕餮直接把女孩往他怀里一塞。终于意识到自己该干什么的山姥切,慌忙接过被塞到自己怀里的女孩子,调整了个不会让她感到不适的姿势。

女孩自然地趴在他的肩上,还隔着和他披在头上的白布蹭了蹭他的脸,白色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散出些许,在风的浮动下调皮地搔着他的脸颊。

“吾乃白泽。”他听见女孩带着些微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搭在肩上的手稍稍收紧了点,扶着他肩把脸凑到山姥切眼前,“吾不在这几日,可是切国帮吾打理的本丸?”

被忽然凑过来的白泽下了一大跳,山姥切差点脱手把她甩出去,索性及时收手,才未能酿成惨案。他晕乎乎地点了点头,又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摇着头加了一句,“还有小夜左文字和狐之助他们。”,说完他把脑袋往另一个方向偏去,避开自己面前那双亮闪闪的眼睛。

白泽却觉得他这反应相当有趣,存着想要逗逗他的心思,把脸又往他那里凑凑,几乎要贴着他的脸,“切国好厉害呀。”她这样说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闪着无辜又纯良的光。

 “莫要再作弄他。”跟在山姥切身后的饕餮看不过眼地敲了敲白泽的脑袋,白泽顺着她的动作将头歪在山姥切肩上,不再作妖。

 

 

山姥切将两人一路送到审神者的房间门口,将白泽放下后,他丢下一句“我去找狐之助。”就飞快地跑掉了。

饕餮斜眼看看白泽,眼里大有“看,你把他吓跑了”的意味。

白泽望着山姥切消失的方向,脸上挂着充满兴味的笑意“这个孩子,想必日后会与我牵连颇深。”她这样说着把头转向饕餮,“你可真是带我来了个有趣的地方。”

饕餮像是没长骨头似的懒洋洋地往身后门上一靠,“这会不装模作样了?你都多久没有用那个自称了。”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不是你让我带你来这地方的吗,后遗症可真要不得。”

“嗯?你说了什么?”白泽显然没听清她后面半句话,疑惑地问道。

“啊,没什么。”饕餮打了个哈哈,把刚刚的话题岔过去,她眼见的看着远处飞快地跑来的小动物,便朝着那个方向抬了抬下巴。

白泽的注意力被她转移,扭头便看到已经跑到自己面前的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