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楼阁

懒癌重症患者,年更型种子选手

水滴使人妄图全刀帐,太可爱了,真的太可爱了,拍不出万分之一的可爱1551
请无视掉奇奇怪怪的背景hhhhhhh

浮光掠影 02

【剑三刀男联动款】【爷婶cp确定】
好的我回来搞事情了
1.小学生文笔确定,本身写作能力或者说表达能力确实不足,所以文章看起来会很幼稚,想好再点进来orz
2·ooc预订,我是在舞台剧出来之前没多久入坑的,所以受hrk爷的影响会很大,人物性格之类的基本设定偏向舞台的感觉,其他的刀刀也是,我会尽量去贴合我搜到的资料的,如果看到有什么特别ooc的地方也希望有天使能帮我指出来,万分感谢!
3.婶是剑三的唐门成女,俗称炮姐。唐门是我玩剑三以来一直的白月光,(虽然我水)但是剧情之类的发展和剑三关系不大,至少前期不大,所以就不打剑三tag
4.更新少且随缘
以上接受下拉↓  













       像她这样活蹦乱跳的死人吗?
  三日月抬起头同女子对视,他盯着她那双怪异的眼睛,意图从她眼睛里找到点足够说明她在胡言乱语的证据。
  这人呢是前不久凭空摔进他怀里的,也是他亲手搬回部屋的,那时她浑身染血,眼看着一口气喘不上来就该魂归天外了,身子温暖柔软得不像是个濒死之人。三日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会照顾人的,所谓的包扎也不过是隔了衣服胡乱地给她绕上一层绷带,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恢复到如今活蹦乱跳甚至还能站在他面前飚飚气势的样子,这恢复能力怎么不像是什么普通人类。
  更何况,他三日月敢拿自己的本体发誓,捡到眼前这人时,她身上绝对没有什么所谓的,“贯穿腹部”的伤口。
  换说句话说,如果她是被时之政府选中,拉过来做个审神者,又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来到一个已有审神者的本丸呢?要是时之政府工作的纰漏,那么在她昏迷的几天内,早该有狐之助找到她了吧。
  见三日月盯着自己,面色变换多次后停在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上,女子收回视线望向被三日月关上的门,“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我来到这里总是不可改的事实,接住我,带我到这件房间,为我包扎的人想来就是你?”她偏着头看向三日月,“这可是救命之恩,恩人有什么想要我做的?尽管说来听听。”
  三日月先是给她不按常理出牌的说话方式惊得一愣,接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他沉吟半响后缓缓开口。
  “您能做些什么呢?”三日月话里透了点嗤笑的意味,“自己都是弄成那副狼狈的模样掉进本丸……”
  没等他把话说完,几乎是贴着着他脸飞过去的暗器让他把所有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女子的手保持着扔出什么的动作不变,面上挂着危险的假笑,“我不大喜欢有人怀疑我的能力,您不妨再考虑考虑?我的救命恩人?”
  三日月被她那突如其来的出手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咳了一声来缓解自己那一瞬的紧张。“倒也是有件事可能需要您的帮助……”他迟疑了一会,“但是您现在这样,可能连房门都没法出去……”就被发现赶出去了。
  “那就找个能出去的身份。”女子收回手,坐下后调整了个相当懒散的姿势,“伪装成个什么人对我来说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伪装?这恐怕……等等,或许可行。”反驳的话刚一出口,三日月就像猛然想到了什么,硬生生把出口的话语改掉,“您身上有佩刀吗?”
  女子看着他突然亮起来的眼睛,不知从哪里拽出来个红色的长条往他怀里丢,“我不用刀,这是别人送我的。”她想了想,又不补充了一句,“装饰品。”
  三日月看向自己接住的红色长刀。
  “这是赤鸾。”女子如是说道。
  
  飞进庭院的那只燕子胆子颇大,不仅没叫清光赶跑,反而在院里衔泥预备着做个窝了。
  它也不怕人,在看见刀剑们经过时还会啾啾地叫两声,然后扑棱着翅膀飞到屋檐下边继续折腾它未来的住所。
  鹤丸把自己摊在回廊的地面上,盯着那只燕子飞来飞去。本丸的状况越来越糟了,那位的情绪更加不稳定,药研,长谷部的失踪,青江和髭切被关禁闭,一种奇怪的压抑气氛重重地压在本丸众人的心头。前几日,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今剑也叫那位送去同青江作伴,本来隐隐作为领导人存在的三日月也变得有些神神叨叨的,鹤丸之前就看到三日月在部屋里冲着空气说着什么,面前还摆着两杯茶水。
  这本丸怕是药丸。
  在那只燕子第十次飞过他眼前的时候,鹤丸一个挺身坐起来,得找三日月好好谈谈,他这样想着,爬起来向三日月的部屋走去。
  

浮光掠影 01

【剑三刀男联动款】【爷婶cp确定】
好的我回来搞事情了
1.小学生文笔确定,本身写作能力或者说表达能力确实不足,所以文章看起来会很幼稚,想好再点进来orz
2·ooc预订,我是在舞台剧出来之前没多久入坑的,所以受hrk爷的影响会很大,人物性格之类的基本设定偏向舞台的感觉,其他的刀刀也是,我会尽量去贴合我搜到的资料的,如果看到有什么特别ooc的地方也希望有天使能帮我指出来,万分感谢!
3.婶是剑三的唐门成女,俗称炮姐。唐门是我玩剑三以来一直的白月光,(虽然我水)但是剧情之类的发展和剑三关系不大,至少前期不大,所以就不打剑三tag
4.更新少且随缘
以上接受下拉↓






        她没什么力气了,只勉强将一只手搭在腰腹的伤口上,尽力堵一堵疯狂涌出来的鲜血。那粘稠的液体顺着她指缝溢出来,又慢慢染上她衣袖,最后顺着布料滴落,在地上但是砸出个深色的小坑。
        身上越发得冷,视线也开始变得模模糊糊,她微微仰着头避开照进来的刺眼阳光,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意识像是被什么力量拖拽着,迷迷糊糊间离开了她残破不堪的躯体,痛苦和冰冷如同潮水一般迅速褪去。她被牵引着,向未知的某处飘飘荡荡地晃悠过去。
        她意识到自己正被带向什么所在 却兴不起丝毫挣扎的心思。这种无处着力的荒唐感受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她双脚在片刻后踏上了实处,往前迈了一步便高了一层。
  这是一座桥。
  眼睛还是睁不开,身上却有了些气力,她索性不去在意漆黑一片的视野,摸索着再次抬起腿来,这一次她没有在踩上另一个阶梯,一股力道拽着她向后倒去,摔进个有着樱花香气和微妙血腥味的怀抱里。
  
  一只燕子穿过雨幕落在本丸的屋檐下,它抖抖身上的水,颇为自在地踱步到清光身边,歪着脑袋拿那双清亮的黑眼珠子瞅他。清光的手轻飘飘挥了挥,作势赶它。那燕子避开他丝毫没做力道的手,拍拍翅膀蹦到另一边,仍是盯着他。
  三日月从清光背后经过,看着他和那燕子一个赶一个躲,竟意外给暮气沉沉的本丸添了点生气,也没凑上前去,只远远看了一眼便端着茶杯回到自己的部屋去。
  燕子总是会飞走的,眼前却有个走不得的大麻烦。
  他推开门,被他拿绷带绑的乱七八糟的女子正拿自己右手上尖利的金属划开他称得上是束缚的包扎。见他进来,女子也只是瞥了眼他搭在门上的手,相当随意地将被划拉的七零八落的绷带往地上一扔,态度自然地冲他摊摊手,随后收手抱胸靠回墙上,好整以瑕地看他。
  三日月将手上的茶杯递给她,她接过来抿了一口便露出种古怪的表情,顺手把杯子往边上一放,她勾着挂在她腰腹上的绷带抬眼看向自顾自坐下来的三日月,声音里带着明晃晃的戏谑,“怎么,到如今话都不肯说一句?”
  三日月理理衣服上有些凌乱的流苏,倒也没在意她熟稔到有些无理的态度,漂亮的眼睛微微弯出个弧度,印着月亮的眼底干干净净不见半分笑意,“本丸是孤立在时间空隙中的所在,我等出去尚且需要器物辅助,您又是如何……?”
  句末拖长的语调显出些许的暧昧和隐约的杀意,三日月一只手按上腰间本体的刀柄,身体微微绷起,空气的流动似乎在这一时刻变得缓慢凝滞,女子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气氛的不对,仍是那副慵懒的模样,她右手松松地搭在腰间样式古怪的木匣上,微眯着那双瞳色一深一浅的眼睛瞧着天花板上的灯,“这还得问你呀?我一觉醒来就在这啦~”她忽然该换了语言和口气,语气又软又糯,叫人提不起脾气来,“倒不如问问您自己,又是如何将我带到这边来的”她瞧着三日月茫然中带着点愠怒的神情,慢慢停下来,“你听不懂?”她换回一开始开口时那种带着微妙口音的日语,神色也慢慢凝重起来。
  这下三日月也叫她变来变去的态度闹得摸不着头脑,只好顺着她的问题点点头。
  她像是突然失了兴致,抬起搭在木匣上的右手去理左手上的护腕,“没有人会在被洞穿腹部之后活下来,我应当是死了。”她在膝盖上撑了一撑,站起身来低头看着三日月,“可现在,我站在这。”

接回家啦(虽然有点晚了)
他真好15551

【烛婶】甜点店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烛婶cp向但是婶婶出场巨少
一般来说这种店应该不会养猫的,养猫也是不会放在和食物同一层的,这是个bug没错我的锅我的锅,但是突然冒出来的脑洞就不要在意这点小事了嘛啊哈哈哈


街角新开了家店。
一家从店面到店内都装修的分外精致用心只有名字简单粗暴到令人发指的甜点店。
甜点。
对,这家店的名字就叫甜点。
可以说大部分人第一次踏进店门的原因无非是这个简单直白到可笑的名字。而第二次第三次光顾这家店,直到成为常客,原因多半是在店里摆放着的精致美味点心,或者店主本人。
店主是个相当有魅力的成熟男子,常年穿着一身西装,一只眼睛上还扣着个眼罩。不少人曾悄悄猜测男子曾是黑帮中人,还旁敲侧击的试探过一二,却总被老板温和的话语轻飘飘地带偏话题。
久而久之,即使老板的来历过去仍然是个谜题,客人们也不大乱猜了。
成熟帅气的男子加上些恰到好处的小秘密,自然会更加受女性的欢迎。甜点店里的女性一日比一日多起来,大都打着买东西的名义向老板暗暗送些秋天的菠菜。
老板向招待其他顾客一样招待着这些别有目的的女人,态度温和周到确透着股疏离。
看出他的疏远,有一部分的人就悄悄退缩了,但还有些不信邪的,趁着老板往橱柜里放糕点的功夫,就想往老板身边凑,意图多套套近乎。
然后她就被一个毛茸茸的身影拦住了,一只猫凶巴巴地拦在她和老板之间,弓起脊背,一副气炸了毛的模样冲她咧着嘴里的尖牙。
那是老板养的三花猫。那只被老板养的油光水滑的肥猫,一向都是不爱搭理来店里的客人,总喜欢窝在店里阳光最充足也最舒适的位子上,即便是店里客人多到坐不下的地步,老板也总是让客人先等等,从不去把猫从座位上赶下来。客人总说老板宠猫宠上了天,老板也只是笑笑,回他们一句“是吗,我不觉得啊”就轻松自然地将客人的注意力转到其他方面去了。
那猫总是懒洋洋的,即使是有人过来打扰它睡眠,只要不是想要不自量力地坐到它的位置上来,最多也就是甩甩尾巴,把人们伸过来的手挥开,像这样子明明白白摆出一副戒备的样子还是第一次。
老板觉察到动静转过身来,看见了站在发飙的猫前面不知所措的女子,倒是分外温和地笑了,他伸手把还弓着身子示威的猫抱到怀里安抚,“抱歉让客人受惊了,”他这样说着,空出一只手来点点自己身边的橱窗,“有什么中意的吗?您挑一份就权当做我的赔礼吧。”
那猫躺在老板怀里被摸的舒服,眯着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一点都看不出之前示威的凶狠模样。
女人也不好意思提自己靠近老板的理由,只讪讪的地说了些“没关系”之类的的话,又买了些蛋糕就离开了。
之后人们就发现,那猫对每一位抱着搭讪心思靠近老板的女性都是一视同仁的威吓。老板也总是带着歉意看着被吓到的顾客,却从没有一次说过那只冲着客人呲牙咧嘴的猫咪。
有好事者发现了点端倪,开始向老板打听他是否已经有了恋慕的对象。
老板先是略微吃惊了下,倒也是相当爽快地承认了,说起那人时脸上还像个刚刚陷入热恋的年轻小伙一般露出个带点微妙自豪与羞涩的笑意。
这消息传开的第二天,去老板店里的女性瞬时就少了,当然大部分在接近老板的过程中慢慢被那些美味蛋糕圈粉,做了店内的常客。也有些抱着想要一睹老板恋人真容的心情一日比一日来的勤。
直到一日,老板突然在往日的营业时间内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了门前。
人们透过透明的窗子像店里望去,一眼便看见在店内阳光最充足的地方,那把舒适的沙发上,老板抱着个穿着长裙的女子坐着,那女子把脸埋在老板胸前,几个行李箱凌乱的摆在店内。
那只喜欢占着沙发的肥猫安分亲昵地蹭蹭女子的脚,自觉地靠在她脚边缩成一团睡了。
老板看到扒着窗子向里张望的客人们,向他们束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冲着窗外比着口型。
“今日本店歇业啊。”

—————————————
婶:啊其实我觉得店名叫世上只有妈妈好也没有问题啊。
烛:。。。。。。

悄咪咪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啊嘿嘿嘿
一大早起来放着毛概作业不动来弄这个hhhhh光是看着心情就超级好

当刀男们喝醉了

给 @顾里卿  @繁星娘和玖玖君 @聽秋  点的段子

希望你们能够喜欢QAQ

但是总感觉没有之前犯病写的好玩了

14.歌仙兼定

仓鼠一样开始收集东西

只要是被他认定风雅的

统统带走

看着主位上的婶婶

二话不说抱起就走

带着一堆东西外加一个婶婶回到自己房间之后

幸福地倒在上面睡着了

 

——《没有被压到但是被各种各样的和歌集埋了的婶婶: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意见那就一起睡着吧》

 

 

 

 

15.平野藤四郎

似乎比平时更加粘人了

少见的几乎是拽着婶婶不撒手

撒娇一般的要求晚上一起睡

并再三表示自己一定乖乖的

在跟着婶婶去房间的路上

遇到了粟田口短刀大军

当晚婶婶睡在粟田口部屋

 

——《大海啊都是水,粟田口啊,都是腿。》

 

 

 

 

 

16.蜻蛉切

大概是本丸第一老实人了

喝醉了也老实的不得了

问什么答什么

比如鹤丸和太鼓钟又在畑当番搞事情

比如鲶尾做完马当番没有洗手就想上桌吃饭

比如上次限锻和上上次限锻使绊子的不止长谷部一个

大家都有份

 

——《婶婶拍着切叔有力的臂膀对本丸诸位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我说我怎么会非成这样合着你们在搞事情啊》

 

 

庆生

给 @草食癸 小可爱的点文

国庆时候由于各种各样的理由没有码完,拖了那么久不好意思

仍然ooc,小学生文笔见谅


少女被拦在自家本丸门口有一会了。

她叉着腰同面前死死扒住本丸大门的蓝发少年对峙着,双眼中逼问的意味甚重。

从开门的那一刻就扒住大门不肯放自家审神者进门的太鼓钟贞宗在她的目光中小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半天就是说不出将她拦在门外的理由。

向来自恃稳重的少女此时也被他奇怪的态度激起了几分好奇。她踮起脚来,试图从太鼓钟贞宗头顶的门缝里窥探,太鼓钟贞宗一见她张望的动作,急慌慌地从门后窜出来,一边飞快地带上门,一边伸出手来一把拉过少女的手。

“今天的万屋是不是有什么活动??去逛逛吧去逛逛!”

“诶?什么活动?没听说啊”

“啊啊啊总之先去看看吧!”

猝不及防之下被太鼓钟贞宗拖着走的少女满腹的疑惑得不到解释,只能看着紧闭的本丸大门长叹了一口气后跟上了太鼓钟贞宗的步伐。

 

 

真是难得的兴趣高涨。

少女看着拉着自己往万屋的饰品店走的太鼓钟贞宗,快走几步与他一道进入饰品店。太可疑了,真的太可疑了啊,小贞。少女靠在饰品店的墙上看着认真挑选饰品的太鼓钟,心下暗暗揣测他到底隐瞒了些什么,正出神的时候,头上微微一凉,抬头就看见太鼓钟正拿着两个发卡在她头上比划。见她抬头,太鼓钟红着脸把手里的发卡往她面前一递,“主人喜欢哪一个?”他这样说着,眼里亮晶晶的透着些期待。

少女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倒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伸手拿过其中一个发卡夹在头上,发夹上漂亮的坠子装饰在灯光下微微一闪,“谢谢你啊,小贞。”

听到她的道谢,太鼓钟贞宗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脸上红晕更胜,嘿嘿傻笑了两声就又拉起她的手向外跑去。

“等等,小贞!我们还没付账……”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拉出了店门,短刀带她向外跑去,没一会就把那家店面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没事没事,今天万屋有活动啦。”太鼓钟拉着少女跑着,一边还要回头同她说话,临近中午时的阳光从他们头顶照下来,给眼前少年开朗灿烂的笑容镀上一层光芒。

就像天使一样。

 

 

一时被眼前的美色所迷,少女晕乎乎地被太鼓钟贞宗拉着在万屋逛起来。

等到她头脑真正清醒过来时,少女发现自己已经捧着一大堆东西坐在一家甜点店内了。

少女干脆放下那一堆东西,托腮看着太鼓钟抱着蛋糕吃的开心,觉察到她的视线,太鼓钟戳了一块蛋糕递到她眼前,看她毫不犹豫张嘴咬下蛋糕后笑着问她,“主人今天高兴吗?”

少女嘴里嚼着那一大块蛋糕,有些口齿不清地回他,“小贞今天把我关在门口了,”说到这她故意语气一顿,看着他的表情紧张起来之后,话锋一转,“除了这个之外都很开心。”

片刻前还神情不安的太鼓钟,在听完她的话之后显然松了一口气,他又挖了一块蛋糕递到少女面前。两个人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完了面前的甜点。

吃完甜点后,太鼓钟站起来,一只手拎起放在一边的大堆饰品衣物,另一只手向着少女伸来,“那我们现在回本丸吧,主人。”

 

 

少女推开了本丸的大门。

这一次没有谁扒住门不让她进来了,站在门边的鹤拉开了手里的礼花,纷纷扬扬的彩色纸片在她眼前炸开后又落下。

“生日快乐!”

本来跟在她身后的太鼓钟趁着她注意力被门口的刀剑们吸引住时悄悄溜开,再回来时和烛台切一起,两人推着一个巨大的蛋糕出来,唱着调子奇怪的生日歌。

少女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由于太过兴奋而喊出声来。

似乎是想不到该说些什么,少女狠狠地擦了一把眼睛,抹掉来源于喜悦的泪水,冲他们露出个无比灿烂幸福的微笑。

 

 

 

婶婶:不对啊他们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表彰一下几乎一天都跟在婶婶身后付账的长谷部。

 

占tag致歉
突然200fo
感觉大家好像很喜欢我那个醉酒的脑洞_(:з」∠)_
那么点文(不是)我们点段子吧,如果你们不嫌弃我我文笔差脑洞大人还懒这件事的话
评论里面的前七把刀刀
我去想想争取国庆放假期间码出来
当然如果带梗的话就码小短片。
小可爱们感受到一个懒癌对你们的爱了吗✺◟(∗❛ัᴗ❛ั∗)◞✺
如果一直没有人评论的话就很尴尬了😂😂😂有点害怕

当刀男们喝醉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敏感词了???我做了什么???

没发车啊

以上就是我当刀男们喝醉了那个脑洞目前码出来的全部
前篇戳头像吧,我不会弄链接_(:з」∠)_

至于其他的,大概随缘吧,望天